~Illness Illusion~
独り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L理論研究選譯
因爲我是用簡体写的,直接貼怕会乱碼,就改成図片格式。点撃拡大。
年表因爲本來就是日文字的,就直接貼了。但比較長,點内文継続。

p-1.jpg
p-2.jpg
p-3.jpg

YAOI論年表:
[BL理論研究選譯]の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聖なる黒夜
第一次看完這麽長篇的原文小説,文庫版都要分上下冊,加起來足足一千多頁。盡管是角川的偵探小説文庫,但據讀過的腐女們説是人設相當驚人,主要角色不是同性戀就是雙性戀,甚至有H場面。出於這樣不純的動機去看,結果還是受到超乎想象的沖撃。而且與其説是偵探小説,還不如像作者自己説的那樣――是部戀愛小説,笑。因為隨著情節發展,讀者自然就得知兇手的面貌,推理的過程只是將故事合理的串聯起來而已。
下面就直接上一下劇透……

聖なる黒夜〈上〉 (角川文庫)聖なる黒夜〈上〉 (角川文庫)
(2006/10)
柴田 よしき

商品詳細を見る

聖なる黒夜〈下〉 (角川文庫)聖なる黒夜〈下〉 (角川文庫)
(2006/10)
柴田 よしき

商品詳細を見る

懦弱善良的愛哭鬼,最終成了窮兇極惡的社會頭子......

始於一次命運的作弄,一場政治的陰謀,毀滅了一個有為青年,制造了一個反社會分子,結果也説不清是人為過失,還是制度缺陷。

十年。説長其實也並沒有太長,卻足以改寫短暫的人生。看著那個未脱稚氣的孱弱學生,如何從安穩妥當的學者前途中被推入冤獄,再一歩歩推向惡魔的不歸路。真的是殘不忍睹。
無助至極的絶望――這便是故事開篇就坐在鐵軌上等待首班列車通過的青年,所抱有的一切。

十年前的某天,蝉鳴聲聲的房間,未來的天才警部麻生龍太郎勸誘表面證據確鑿的怯懦學生山内練認罪自白,以獲取緩刑輕判(罪状是強暴未遂和傷人)。天真無辜的練經受不住麻生的搭檔暗地裏的猥褻逼供,再加上與麻生之間的曖昧情素,終於聽信了麻生的言辭,認罪自白。然而到了庭上,練翻供否認罪状,而由於他一直處於混亂状態沒有和律師表明過否認控罪的立場,令準備爭取認罪輕判的律師措手不及,錯失了應對時機,結果被裁判官認為證據確鑿且沒有反省悔意,於是重判入獄兩年。至於此律師因為受挫自責(沒有完全相信辯護人)後來成了專門替人打冤獄官司的正義律師,那便是後話。

十年後。東京某酒店内發生了驚動警察兩大部門的兇殺案。死者是特大社會團夥的高級幹部韮崎誠一。此人的兇狠程度連圈子内的大老們都心存顧忌。而且他還是手段高明的智慧犯,可以摧毀所有妨礙自己的人而絶不弄臟自己的手。猶如窮追不舍的瘋狗直到把敵人逼到絶境,否則斷然不會松口罷休。專門整治暴力團夥的四課警察們盡管一直對他虎視耽耽,只苦於沒有實質證據,沒想到居然輕易被殺了。更為離奇的是現場疑點叢多,並無邦仇殺跡象,反而像是外行人的親近之人所為。於是此案歸為新近榮升警部的麻生龍太郎所屬的一課負責。
由於犯人鎖定在被害人的情人當中,就這樣,事隔十年,麻生和練正面重逢了――以警察和兇殺案嫌疑人的身分――練正是雙性戀的韮崎誠一中數位情人中之一,而且身負組内主要經濟來源的重任。

但如果不是四課中曾經和自己有過一段青澀過去的前輩及川的提醒,麻生根本早已將練的事情忘光。當年未等案子了結,麻生就結束研修回到了總部,甚至不知道練最後被判了實刑。
當麻生逐漸有所回想,驚覺當年只会嚶嚶啜泣的内向小夥竟被周圍的人憤慨的稱為惡棍。如此極端的變化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在案情及困惑的推動下,麻生終於被迫正視自己所遺忘的事實――由於自己的一次錯誤逮捕,造成了無辜青年的自我毀滅。

對於承認錯誤的過程,在心理描寫不算多的整個故事裏,都顯得異常的艱難,甚至比破案更不順遂。即使為了當年這場冤獄而奔走的律師將證據擺在麻生面前,理智冷靜如他者,也無法坦率的承認。畢竟承認了自己犯下的錯誤,等於給自己一直奮鬥的警察生涯抹上了重大的汚點,等於否認了個人的基本原則,更等於否認自己一直以來的價値。盡管總認為自己不適合當警察,但麻生對自己的事業仍然抱著堅定的榮譽感和正義感,要承認自己所犯的罪絶對需要非凡的勇氣和意志。即使被稱為天才,麻生也始終是個人。

練,就是活生生的罪證,在麻生的眼前。越是接觸,越是了解,就越是被吸引,也越是明白到練心中的絶望有多麽深,同時越是得悉到這分絶望的出處……

長相柔媚又具有天賦異稟的撩人體香,這樣的練進到牢獄中,好比掉入豺狼窩裏的兔子,只能任人魚肉,受盡凌辱。若不是有善解人意的室友田村的關照,練恐怕對出獄後的日子不抱一絲希望。但出獄後的日子實際殘酷得超乎練的想象。

牢獄之苦以後是家人離棄,努力争札更生卻遭人威逼就範而被迫出走,走投無路之下在紅燈區淪為變態倶楽部的奴隸茍延殘喘。何所謂生不如死,練知道得非常清楚。所以到最後與兇手決鬥報仇的時候,他仍出於天性同情起那個失去孩子的母親。總之那段日子對練來説不啻於地獄的折磨,於是在某個情人節翌日的黎明時分,連精神最後的一根弦都崩潰了的練來到鐵軌上,等待首發的列車,等待一切的結束。

然而黄泉的大門並未為他敞開,命運之神為他開啓的是一扇通往邪魔外道的大門,領路的是在人間也被稱為惡魔的韮崎誠一。

誠一給予了練第二次生命――附帶支配,暴力,以及紐曲的愛情。

麻生痛恨自己沒能在誠一之前找回練,痛恨誠一的死去令他再無法改變誠一對練的影響以及心目中的地位。但麻生同時也不得不衷心的感謝誠一對練的救命之恩。

誠一對練的拯救也同時也是改造,包括生理上及精神上的。而且為了重塑練的人格和為人的価値,他確實費了一番苦心。逼練通過強化身體(練習拳撃)去鍛煉精神。為練清算過去,所有與當年的冤獄事件有關的人,原告,證人,檢察官,牢獄中對練施暴的人,統統遭到了誠一的報復,甚至曾對麻生下達過暗殺令,只是練主張自己已親自動手報仇(誘騙了麻生的老婆),誠一才沒有再插手。當然這一切都是誠一為了讓練徹底墮入外道,成為自己的所有物,再也無法回到正常的世界中去而做的。
果然,天資聰穎的練沒有辜負誠一所望,成為了他忠心的得力助手,為組裏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
但隨著日益強韌的身體與精神,練自我的意誌也開始堅強起來。盡管深愛著自己的救世主誠一,但練並未為此舍棄自我,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誠一雖然強迫對象順從自己,但一旦對方真的千依百順,他便對其失去興趣。所以兩人開始發生爭執,並且越發升級。有兩次誠一甚至幾乎要了練的命……誠一與煉的爭執其實就是煉精神上的兩面性之間的争札,被誠一塑造出來的惡魔自我與那個膽小怕寂寞的自我的爭鬥。
其實誠一對情婦們稱得上温柔體貼,惟獨是對練如此瘋狂。在麻生眼裏,他們的關系簡直是難以理解。而極善察言觀色的田村,則認為他們到底只是嚇死人的情侶ロ少架。誠一高傲的自尊,難以容許自己的情緒因為他人而不受控制。偏偏練又總是不肯對他俯首帖耳(練甚至沒對誠一表白過),於是鬧起來簡直像星球大戰。用流行的俗話來講,大概就是:愛イ尓愛到殺死イ尓?嘆。

反正盡管二人算是相愛?但紐曲的關系終究註定破滅。只是在破滅之前,誠一就死了。但他的巨大影響力並未因此消失,反而無從磨滅,這也是麻生最為不甘心的地方――令他的贖罪之路有了無從跨越的障礙。

説到主角麻生,只能説是典型的IQ超高EQ極低的天才。善於自我暗示和易於受他人暗示,鈍感到一定程度,總是無形之間就傷害到身邊的人。這或許是懷有特殊才能的人的通病,但這其實本身也就是人類的通病。只是在他身上得到了集中的體現,導致他總是處於一種孤獨在生活中奮戰的状態,而又因為他的這種獨特的性情,形成了孤高凜然的氣質,使得周圍的人不由自主的對其産生尊敬的仰慕之情。
但結果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或者什麽人,都無法改變的這分孤高,令他推開了愛自己的人,被自己所愛的人遠離,連離婚後和風俗店的老板娘槙保持的平淡關系,也終於難以保持,真是可悲的宿命。但確實是由於他自身的性格所決定的命運。

畢竟雖説槙是案件的原因而分手,但在抱著死亡的覺悟被捕時卻淒切的否認自己愛過麻生的事實;和前輩的及川保持了長達數年的同性關系,最後卻是逼得及川幾乎借捜査的機會開槍殺死他而被他躲開沒打中才得以分手收場;至於他用一句錯覺就捨棄追隨多年的前輩,轉而迷戀不已的玲子,在成為他妻子之後,最終也受不了而和男人出走,只留給他泡沫經濟前買下的大房子和房子的貸款。。。。。。一而再,再而三,麻生的人際處理能力之低下可見一斑,也就更別提説他有可能註意到在冤罪案件之前,在警察局附近餐廳打工的練早就對他懷抱著淡淡的初戀。
明明破案的時候總是能令對手吐露真心話,為什麽個人的私生活就沒法圓滑的處理,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的。
好在他也算是有所反省,也打算對練負責到底。我是很懷疑他能堅持多久。稿不好哪個好事的跟他叨兩句他又一句錯覺還是同情給結了。但他對練的告白還是成了讀者公認的求婚臺詞。

“請讓我賭上一生――”
(來償還?)

我一相情願的把那個未點明的動詞由“償還”轉為“愛イ尓”。

畢竟能夠如何的償還,又償還得了什麽?

即使麻生最後放下了過去的愛憎,了結了過去的恩仇,即使練最初朦朧的愛慕某種程度上可以説是得到了的實現,但到了最後,練向麻生需索的結果也是只有一句問話:

――イ尓説我十年前,到底是犯了什麽罪?

――イ尓是清白的。

沒有檢察官,沒有律師,沒有法庭的審訊,經過了十年所得到麻生的這一句話,令練默然淌下清涙。

涙水能夠將之抹去,但練的経歴卻無法改寫,他早已泥足深陷,麻生雖然嘴上不放棄要練與道劃清界線,但他心裏也清楚要現在的練脱離那個世界等於讓他去死。

“我是不會改的了,イ尓來做道還比較快。”練故作輕松的笑道。
極道用語
最近在看警察和社會的小説,好多隱語看不明。隨便貼一些搜得到的。

垢 (あか)
通過賭博贏來的收入。也泛指賭徒的其它收入。

おどれ=お前。
こんな、わりゃ也是一樣。

稼業人(かぎょうにん)
騙子,混混。也稱“テキヤ”(的屋)、“香具師”(やし)。

金筋
還有“筋者”,都是指盜亦有道的流氓。不過現在都泛指了。

ガサ
搜查,警察隱語。由“さがす→さが→がさ”轉變而來。

さす
向警察告密。“チンコロ”也是同樣的意思。

タマ
對手的性命。常用短語如“タマをとる”。

チャカ
手槍。主要是關西地方的隱語,擬聲字。
關東地方則稱“ハジキ”。

つとめ
坐牢,服役。

手打ち(てうち)
和解成立。

鉄砲玉(てっぽうだま)
原指有去無回的人,也就是(挑釁戰爭的)炮灰。
不過現在更多指派去對付敵對組織幹部的殺手。

ドス
利刃物品。多指較長的一類,短刀匕首之類的則稱“ヤッパ”。

渡世人
賭徒。

ハイ出し (はいだし)
敲詐威脅。

パクられる
被警察逮捕。

マエ
前科。

モタレ、チンピラ、ボンクラ
都是小混混,小弟的意思。

893(やくざ)
據說(維基百科)是語出一種使用花牌的賭博。以三張牌合計點數的個位數字大小來比輸贏。拿到8,9就已經是17點了,一般人拿到“7”就不會再抽下一張牌。但僥幸投機之輩便要再取一張,結果是“3”,也就是拿到最差的結果“0”點(8+9+3=20=0)。8·9·3連讀起來就像是“やくざ”,“役にたたないもの”(派不上用場的東西)。暗指賭博集團。
也有其它的傳説,比如是由“役者”、“役戯れ”、“役座”等訛音轉化的。但流傳最廣的還是賭博用語的一説。

プーヤ
賭棒球的賣家。也稱“歩ウ屋”(ブウヤ、ブーヤ)。

ヤマ
案件。警察用語。

PS 還有特指獄所裏男色關系的專有名詞。

カッパ
監獄裏男色關系中的男役。因為傳説水裏的妖怪河童會把人淹死,偷取尻子玉(肛門內的某個想象出來的架空臓器)作稅金繳納給龍王。於是把監獄裏像河童一樣以人家的屁股為目標的好男色的犯人稱為河童。

アンコ
監獄裏男色關系中的女役。深海魚鮟鱇以其粗食而聞名,只要能放進嘴裏的都呑進肚子裏。所以意思是説像鮟鱇一樣呑進男性器。也有説是由“あねこ”(娘)的諧音轉化來的。
不宜遠行
DSC00107.jpg

今年的社員旅行是去青島,算是中了之前填寫的意向調査表:海邊。
只可惜,我沙子也沒踏到一顆就回來了。。。。。。
盡管和大家吃同樣的東西,卻只有我一個食物中毒迸發急性腸胃炎,胃和腸同時痛到抽筋(不是形容),然後脱水到手指麻痺,熬了2個小時才讓酒店的人推輪椅送我去坐出租車,好死不死在大門外就發作――我想能如此豪邁的把香格裏拉酒店華麗麗的大門吐得一團糟的人應該也沒有幾個了。
最後吊了5個瓶子加兩支退燒針,總算能夠登機返回廣州――直奔母親大人家休養了1天,才恢複過來。
到底我是為了什麼去旅行?真的不知道。。。還好因為出發地不同,我們分公司早到,我自己去水族館參觀,第二天也參加了自願的登山組(很多道士的那個嶗山XD),不然還真的是白去了。

題圖便是在水族館的水母宮拍的水母。
[不宜遠行]の続きを読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