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ness Illusion~
独り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呼嘯山莊
昨天把之前買了很久放著沒看的《文學與惡》翻出來讀完,簡直是考驗一個語言能力正常的人的耐性,這本書幾乎是我看過的翻譯作品裏頭最不知所雲的了。連我以前上翻譯課時老師讓同學做的從文翻譯成英文再翻譯出中文來的習作都沒有那麼一竅不通。好了,再吐槽也只是白費力氣,我要説的不是這個。
正好因為書中第一個章節便是提及艾米莉·勃朗特(老實説我對於把艾米莉·勃朗特和薩等其他幾個男作家排在一起論他們文意中的“求惡”頗不以為然),所以又煽起我的興致來去重讀了一遍《呼嘯山莊》。

很遺憾對二次元的感受遠比三次元要豐富得多的鄙人來説,是看不到什麼社會壓迫,制度缺陷的,只看到猙獰的人類醜陋不堪的各種面目躍然紙上。尤其是批著各式美麗外衣的善人,顯得尤其突出的造作。比天使更無辜的凱蒂最是可怕,其實我覺得是她把我們悲慘的男主角給折磨死的。那麼理所當然的得到幸福,而絕不會有人懷疑那正是她應該得到的。果然只要有人類,就不會有公平。
這樣消極的看法也不能怪我,畢竟最近在看的是性別分離主義的論調,我正開始認可所謂的從來沒有所説的自然,有的只有文化,歴史等等……擴展開來,看任何事物都是一樣。因此我也不得不認為愛只是一種文化概念,甚至可以説是一種媒體概念,根本就是在人類發展的洪潮中,社會為了維持系統內秩序而構築的胡蘿卜。人們其實早就知道各種愛欲表現的非對稱的條件反射其實是可塑造,可培養的,因為那不是先天,而是後天形成的。
但已經被定型文化馴養出一定反射素養的鄙人,即使自知也是難以對《呼嘯山莊》這樣的作品無動於衷的。起碼出於對想象力的共鳴,也足以震撼心弦。
時代變遷,滄海桑田,可只要是人的社會,活地獄總是無處不再。然而我們的主人公即使痛苦得跳腳,仍然可以自得其樂。捧著他高傲的自尊心,與同哭同笑的半身。直到人類醜陋的私欲所導致的必然命運,將一雙半身剖離。
失去了半身的主角抱著千瘡百孔的心嘶裂的呼吼,他帶著絶望者的冷酷,點燃仇恨的業火,要將自己這個本就腐爛的世界一起燒盡。結果他如願以償,但世界仍然是那個世界,因為本來就處處業火。而他們半身相連的時候實際也只有彼此破壞以致消亡,但毀滅的同時卻幻化永生……
想象中誕生的惡魔之花,也只有在想象中能結出惡魔的果實。因為即使要把那野蠻的精神沖撞稱之為愛,也只能在他們彼此的骨灰中成全靈魂的交融。他抱怨是凱瑟琳的讓他們彼此心碎,這段縁為他帶來最為狂喜的時刻,便是那臨終前夕縈繞於他身邊的幻影,令他奮然飛奔極樂,終得擺脱數十年陰陽相隔的靈魂糾纏。
看來正是這惡魔的愛情果實,才能在惡的理想國中發酵糜爛,令最芬芳的甜蜜在妖冶刺激的香辛面前也顯得只是微不足道的配料。也令所有聞香而至的迷途者,癡癡沈醉,不能自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