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ness Illusion~
独り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是好人
我討厭和人類説話,因為那總會讓我在對話結束不久之後感到後悔。我希望自己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然而卻總是失敗,和其他人類的對話會提醒我這一點,這實在令人沮喪。因為我幾乎難以在很短的對話時間裏表現得才思敏捷,聰穎睿智,一針見血,字字珠機。往往只是事後讓我覺得自己和自己認為的那些笨蛋沒有什麼區別。有些時候我甚至嘗試讓自己表現得像一個笨蛋並且習慣它,因為我知道人類容易對習慣産生惰性。但即使如此,我仍沒法笨到讓自己不對自己是一個笨蛋而感到懊惱。
可惡的理智讓我認清是什麼原因産生人們的表現及處境,但我很少會願意因此而原諒負面的情緒。我知道是幼年喪母及坎坷的生活令父親成為情願用虛偽的高傲自大以掩飾自己自卑口拙。我知道自己不由自主的用惡劣的態度來報複他而毫不猶豫。但我一點也不想因此恕他,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最近很少會再覺得想到父親死去會是一個泄憤的方法,都已經令我覺得驚訝。
人類自私自利,虛偽善辯,懶惰而不負責任,人類都可憎可恨。人類喜歡互相傷害,而且總是使用能夠迅速收回以便於掩飾的貼身武器,因此通常傷得你最深的,就是那些靠得最近的人。
今天,我沒有在日曆上象征團圓的節日按照傳統回到家族的聚會中去。我原本打算運用借口,工作,然而最後我連借口都懶得使用。我連起身去完成工作的力氣都失去了,我現在只想休息,讓我的一切觸覺都麻木。直覺告訴我,連十天前定好了在明天的那個外出的約定我也不會按承諾去遵守。對,就像我總是不遵守其它我説出的諾言一樣。
生活在醜悪痛苦的真實,難免讓人容易變得想要逃離,逃離去面對自己也無法不成為這醜悪痛苦真實的一部分。於是我喜歡看書,喜歡打遊戲,喜歡看電影,喜歡一切不切實際的活動。
不過這都不要緊,因為是我自己明白這一切而又選擇去這麼做,畢竟要我面對現實是不太可能。總之在我這幾天繼續自己不切實際的娛樂活動中,迷上了西方言情小説。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笑。

一開始是覺得新鮮,發現原來外國的羅曼小説看起來竟然有點像港台的通俗言情小説,而在相似的情況下,港台的言情小説在十年前就已經愚蠢得令我覺得作嘔,至今沒有胃口,而我剛開始看的幾本外國羅曼史中的幽默感和華麗的架空歐美古代背景卻令我可以忍受故事中其它愚蠢的部分。
然後,我很少有的從熱銷書排行榜中挑了首位的作品來看(我認為第一位通常並不是最好的)。但在我看過羅莉塔·雀斯的小説之後,更加對自己一直不曾注意的歐美言情小説産生更大的興趣及好奇。我毫不懷疑作者頭腦清晰且智慧過人,故事發展非常具有邏輯,而這通常是不出現在羅曼史裏頭的,文章從頭到尾對語言的運用都十分有技巧,連我通常會跳過不看的煽情交配床戲都感到沒有那麼的惡心(盡管我也並非逐字看完),要知道因為憎恨血縁;,我通常難以不對男女情交的場面描寫感到反胃無比。後來我在後記中發現原來作者本身就是研究英語的,盡管她一直做著很多不同的工作以維生,但也沒有放棄屬於她的天職,讓我更加明白作者對語言的熱忱。而我對那些熱中語言的人都是很有好感的,因為我總感歎語言的魅力,所以也不那麼介意讓我覺得別扭的美國式童話結局,即使它的過程描述得像有邏輯的醜陋真實。畢竟你很難對一部作品感到十全十美的滿意,因為你也沒有可能對任何作品真正感到完全滿意,即使親自編寫。

羅莉塔·雀斯是那樣熟練的運用冷嘲熱諷,角色中總有人憤世嫉俗,有時你甚至以為作者痛恨所謂的愛情,就像某些人所痛恨的一樣。“藝術家是最不浪漫的,他們只制造浪漫”。這樣的調情對話實在讓人驚歎。在某些故事裏,甚至在整個大的喜劇裏面滲透愛情悲劇,而且不厭其煩的分析個中的客觀原因。而不是像膚淺的庸俗小説那般只有原始欲望的愛和漫無邊際的綺夢。
連一些不太符合羅曼史傳統的尖刻觀點都不需要動用太多筆墨就能安排在適當的劇情中由角色到位説出

“她從頭到尾都很清楚這是真實生活,不是童話故事。在真實生活中,把自己放在他手中,就是要求成為他的妓女。”――這裏所説的“他”不是阻止男女主角結合的壞人角色,而正正是男主角本身。還有,她的故事中有著精神創傷的脆弱動物,往往不只是女性,而受過傷的男女雙方最後通過結合互相治愈。

她筆下的女性總是自制而有尊嚴,美麗而不虛偽。而她筆下的男性擁有古典的美感,而且是各式各樣的,不盡相同,只是似乎她筆下的這些男性總在碰到女主角的時候不夠走運――他們很多時會在最難以自制的時間被迫自制。基於我比較討厭欲拒還迎的女主角情節,所以我欣賞這種若是拒絕就拒絕到底的安排。

我也喜歡她很懂得在極其符合邏輯和必要理由的范圍內,添加男性關系的情節。我覺得她毫無疑問擁有腐女潛質,至少也是很懂得如何吸引同類潛質的人對這些無傷大雅的小插曲產生興趣。

最後我認為,令我覺得這些外國愛情小説有趣的最根本原因,可能只是作者説服你主人公都不是“好人”,然後他們最後都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如果有力氣,我會再來討論另外的兩位作者。如果沒有,那麼這將又一個不完成的承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