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ness Illusion~
独り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疲れた
去了一趟社員旅行就把力氣都耗盡了……
累癱。熬不住去看中醫,開了重劑量的中藥,標簽寫著3碗煮作大半碗,但藥材全放進藥煲裏頭,3碗水根本浸不過|||||最後是5碗煎成1碗。
話說真的好久沒去看中醫了,到中學為止都還是常客,上了大學之後身體好些了就懶得再去了。
苦澀的藥汁喚醒了過去陰沉的回憶……

在那些暗灰色調的日子裏,也並非全然是苦痛,至少其中短暫伴隨過我的慈祥笑靨,確實添了一抹和煦的陽光。寡言沉穩卻一點也不嚴肅,堅毅的眼神中總是帶著甜甜的笑意,比起他說的那些涵義雋永的話語,我更記得他包容我所有劣性的溺愛。在棍子和刻薄諷刺的精神夾擊下喘不過氣的童年,只有在兩位長輩面前我會徹底拋開無時不刻戰戰兢兢的打算,但只有在外公那裏,我才會大膽的宣泄自己的任性。每一頓飯都只吃自己愛吃的菜,每一顆糖果都全部留給我一個人吃,每一個周末的晚上都到自己想睡的時候才睡覺,每個遊戲都永遠做贏家,每一次考試拿滿分都能得到會心的贊賞……這些在平日都沒辦法得到的一切都能在周末的外公外婆家裏理所當然的得到,但是那個唯一理所當然的在周末出現在校門的身影卻在某天突然不再出現。
那段仿佛瘋狂的日子像在火堆上跳舞似的,飛快的跳躍著閃爍而去。我不記得最後那一面所說的任何話,只有茫然的恐懼包圍著我,握著那一雙酸楚冒著冷汗的大手,我努力的忍著不哭,卻沒辦法直視那副失去了矍鑠光華的面容。他的眼神惟恐嚇到我,卻又不舍的一再看我。
沒有經過太久,我就跟著大人們第一次走進那個將人魂化作青煙的地方。那裏種了很多樹,看在眼裏卻感覺不到一絲意,我總覺得不管看向哪裏都是一片茫茫……
想到再也不能看見那雙眼睛,我不由得哀傷的落淚。盡管我早熟,但真正懂得死亡的恐懼,是更久更久以後的事。我毫無忌諱的端詳躺在白布上的遺容,即使被舅母羅羅嗦嗦的告誡不能看太久,我也忍不住偷偷的多看了幾眼……
初次面對死亡,我只感到無助的哀傷。此時,聽到心神浮躁的舅母噘著指頭嚷嚷道:喲,看這年紀小小的也懂得哭呢。
意思是說要哭的話反正小孩子也會哭,還是說不懂事的孩子哭哭啼啼個什麼勁呢,一時間我的腦袋混亂也無從分辨,只知道決非善意的安慰――於是哀傷瞬間轉為了刺痛。
禁不住她不分場合的喋喋不休,母親大人繃緊了臉回了一句:外公最疼她了,自然是知道要哭的。

後來那一路上的回程,腦裏不斷翻滾著那翻對話,如鯁在喉,一直不得舒坦。

到了今天,才終於明白了那些曖昧不滿是出自何處。
我共有三個舅母,不過我的小舅母是好幾年以後才過門的,當時就只有大舅母和二舅母。在我懂事之後不久,二舅母一家就和我們家斷絕了來往,直到最近她那個和我同年的女兒生了個女兒,也就是我外婆的曾孫女,才偶爾會到外婆家玩耍,但也只限這個才上幼兒園的小女娃(我成年後就很少走親戚了,還沒機會碰上見過她)。我一直以為是二舅母和我哪個舅父口角爭吵過,翻臉了所以才不相往來的,因為我既有一典型敗家的不肖小舅父,也有勢利愛面子的舅母。
明天就是我外公的忌日,之前聽說二舅母突然也要來,還說要請我們吃飯。我當是他們年紀大了不再為無聊的爭吵而和解,也沒仔細琢磨。畢竟連我那個頑固如石的臭老爹自覺日子不太長,也肯上我外婆家吃一兩頓便飯(確實我記得不是一頓就是兩頓)。題外話就不說了,母親大人今天有別的事找我,正好我聽到她和外婆打電話,知道團聚吃飯的事最後還是吹了。我到這時也還道是他們那幾口子七嘴八舌意見多多搞到最後大家不歡而散。結果沒給跟外婆多說什麼的母親大人倒是在解釋給我聽為什麼吹了的時候,才不得不第一次把當初的原委告訴了我。原來二舅母不和我們來往是跟大舅母有關系,當年鬧翻了的是她們這對妯娌。我再問下去才愣了。敢情她們不是為別的,竟是為外公走之前住的那套房子才起了爭執。人還沒死就已經吵翻天了,加上我那個不長進的惡劣小舅父,常年養生的外公主要還是給他們氣死的。這我早就知道,只是我現在才知道搞了半天原來是為房子……於是不但從我外公住院就沒探望過一次,葬禮更是沒有到場,之後每年的拜祭也從未出現過。呵呵,由始至終沒有過絲毫愧疚悔意的人現在突然提出要同桌吃飯的提議,出於尊重外婆的意思,基本也同意了。誰料繼續弄清楚,才知道對方根本沒有要拜祭的意思。要大家在緬懷紀念先人的日子裏面陪她的面子去吃口飯=皿=我說大概是她孫女問起來為什麼不能到曾祖母那兒去,答不出來所以想辦法吧,不過我這麼想還是太天真了。母親大人告訴我貌似是對方的女婿覺得奇怪,又搪塞不過去……
原本我雖然討厭她的為人也有點可惜就這麼不往來了,現在的話我就當從來沒認識過這人好了。和這種人有交情只會有損失。雖然二舅父在對外婆下跪認錯之後已經可以自由出入外婆家,但我仍然後悔接受過他那些金額數可疑的利是。不知不覺就成了別人贖罪的工具呢,不爽。我沒有母親大人大量,也不認血緣,只認禮儀品性。以後要我對他們做出善意的交談都很難了。

為什麼好人都那麼受罪,這些人就能若無其事的生活在別人的創痛之上?好恨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吃了中药情况怎样?

医生说了什么?
2008/12/01(月) 18:41:36 | URL | T #-[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